欢乐生肖

聯系我們
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專題報道

云時代- 一起壯大

2017-3-7 19:39:19??????點擊:
云時代,開放與合作比以往更為重要。“獨行快,眾行遠”,華為愿意敞開胸懷,與所有的合作伙伴一起共同成長。


云,百年大時代


很難想象,云時代將給我們帶來什么。因為站在現在看未來,總是很難看得清。但如果換個思維,站在現在看過去,看一看在機械化時代,從1860年瓦特發明第一臺蒸汽機到現在的156年時間,那時的人們能不能想到在之后的100多年中有多少公路、鐵路、橋梁、機場和碼頭被修建起來?能不能想象我們今天的生活方式是什么?工業機械化給人類社會帶來了物質的極大豐富,時代的縱深遠遠超過你我想象。云時代也一樣,將遠遠超過我們今天的想象,這個市場將足夠大、足夠深。


華為認為,在云時代市場一定會細分,一、兩家公司不可能控制整個行業,任何有作為的企業都能在云時代找到自己的定位。有了這些信念,我們就可以找到什么是云時代的鐵路、公路、機場、碼頭和橋梁等等,了解云時代背后的商業邏輯到底是什么。


云是聯接


云是聯接,聯接包括聯接的數量和質量。從世界上第一家電信運營商—美國貝爾誕生到現在已經140年了。在這140年中,全球運營商共修建了700萬個無線站點、140億芯公里光纜和130萬公里海纜,連接了全球70億移動用戶和8億寬帶用戶。這其中華為共交付了268萬個基站,也就是說,平均每3個基站中就有一個是華為交付的。從位于全球最北端的挪威朗伊爾城,到全球最南端的智利威廉姆港,都是華為交付的。全球最高的基站在珠峰大本營,海拔5000多米,是華為與中國移動合建的。


在華為,2015年有一首歌特別流行,叫《南山南》。我們的同事把這首歌改編成了華為的版本,其中有一句詞我特別喜歡:


“你在南方的高山上大雪紛飛,我在北方的沙塵里艷陽高照。”這是我們全球通信人的生活寫照。我深信,經歷了百年投入、已覆蓋到全球的通信設施,不是搞幾個無人機、放幾個熱氣球就能完全顛覆的。


當前,云正慢慢地從支撐系統轉變為生產系統。未來,用戶會越來越多地使用到像AR/VR這樣需要高帶寬和低時延的應用,而如果要實現20毫秒的低時延,平均每200公里就需要建設一個數據中心。從這個意義上講,發展云業務,運營商將是最好的合作伙伴。


而在各行各業的云化過程中,聯接是最為基礎性的工作,也是最辛苦的“臟活”、“累活”。 我認為臟活、累活做到極致就是核心競爭力。我想,對運營商而言,基礎性的工作就是護城河、就是競爭力。


云是服務


云是服務。要建設一片云,最重要的就是如何運營,如何提供服務。在這里,我想與大家分享兩個故事。


第一個故事是在東莞市,華為承建了在全市部署30萬個攝像頭的項目,平均下來每千人將擁有36個攝像頭;而在美國,平均每千人擁有96個攝像頭,如果按照這一比例推算,東莞還需要增加50萬個攝像頭。此外IHS國際組織也預估,每兩年全球攝像頭數量將翻一番。也就是說,未來東莞將要維護近100萬個攝像頭,而且每年大約還有5%~10%攝像頭需要維修,如此海量的設備誰來維護?不僅如此,這些設備的應用場景也不盡相同,例如工地監控、陽光廚房、美麗鄉村,以及企業監控等,不同場景的需求千差萬別,如何整合與融合也是需要解決的難題。這需要云服務商和企業之間頻繁互動、溝通和交流,要逐個啃硬骨頭,要充分融入到當地的生活中,才能形成強大的服務能力。而全球的運營商有500萬員工,20萬個中心機房,無論世界哪個角落,都可以看到運營商的營業廳,運營商所具有的強大的線下優勢使得他們成為了應對上述難題的理想選擇。


另一個例子是在嘉興,華為與中國電信合作建設政務云。其實,建設云是非常簡單的,關鍵是如何將應用遷移到云上。嘉興市政府提出了“一號、一窗、一網”的要求,即一個服務號在一個窗口“搞定”所有的事情,這意味著要把工商、稅務和公安等各個政府部門的數據全部打通,以最終實現智慧的政務。這需要華為與運營商及合作伙伴一起進行大量的工作,包括與區委辦進行協調和溝通,通過不同算法將各方流程全部打通,從而最終找到解決方案。從這個角度講,我們認為云是服務。


云是變革


云是變革。全球運營商都在探討數字化轉型和云轉型。華為認為,運營商的潛力還遠遠沒有被挖掘出來。無論是云服務和大數據分析,還是人工智能、物聯網等等,這些新的技術和服務運營商都可以大膽嘗試。


兩年前,華為運營商業務部門曾進行了一項嘗試,希望將華為自己的解決方案、客戶體驗以及知識全面云化,并因此提出了“三朵云方案”。華為通過采用第三方的300億條數據,從8個維度對公司的客戶網絡進行了大數據分析,以便更清楚地了解客戶的需求和痛點。參與這項工作的很多一線員工通過自己的實踐,將經驗固化之后摸索出了很多算法。如果某算法經過市場驗證是正確的,我們就用該員工的名字命名,所以在華為就有了一系列以發明者命名的算法。通過這種方式,我們發現,專家的積極性得到了空前的提高,組織的潛力被釋放出來。






經過了兩年的努力,華為“三朵云”慢慢形成了113個頻道,分為6大社區,共有800名專家在線。每位專家只有將自己的能力搬到云上,才有可能被其他人識別,才會有人向其尋求幫助、購買資源。如果專家們僅僅將自己的知識和技能存在筆記本里、藏在腦海中,不進行云化,慢慢地向其呼喚炮火、尋求資源的人就會越來越少。隨著 公司的云化機制理順后,專家上云的需求空前地激發出來。慢慢地,整個運營商業務部門轉變成了一個自學習型的組織。


通過實踐,我們得出一個結論:在華為,90%以上的員工能夠經過培訓適應云時代、迎接未來的挑戰。


很多客戶擔心不能適應未來云時代的網絡,不能適應未來云時代的社會,不能適應未來云時代的節奏。


通過實踐,我們得出的結論是:要勇于試錯,敢于試錯。我們不但要自己試錯,還要與合作伙伴一起試錯。在試錯的過程中,我們可以找到越來越多的同路人。所以說,云是變革。


云是信任


云,同樣也是信任。未來10年,85%的企業應用將遷移到云上。云從支撐系統轉變到生產系統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這個過程包括了流程、組織、利益、人才和知識的轉型與調整,涉及到華為、客戶以及合作伙伴等多個方面。


其實現在人們談論的云時代,其中很長一段時間,將處于一個中間階段。因為在很多事關國計民生的傳統行業,在面對人民的生命和財產安全時,無論是政府還是企業對行業的變革都是非常謹慎的。


華為在面向最終客戶時也是一樣。例如,華為與德國電信簽署了公有云合作協議之后發現,面對新的市場、新的技術和新的流程,雙方在技術和流程方面存在很多沖突,需要面對各種各樣的問題和爭議。但由于在CEO層面已經建立了很強的信任關系,雙方認為面對未來可以試錯,可以更改現有的流程和組織架構,可以與客戶一起建立更深層的信任,這也是云時代對我們的要求。


我們需要做更多的項目,要敢于啃硬骨頭,要積累更多的經驗,才能取得越來越多客戶的信任。什么叫信任?信任是面向目標的一種堅持,信任是面對利益的一種妥協。它不是簡單的契約,而是對于未來不穩定性的共同面對和挑戰。


云是生態


云,其實還是生態。現在是一個開放與合作的時代,而在未來的云時代,開放與合作比以前更加重要。過去一年,華為與德國電信、中國電信、Telefonica等國際頂尖 運營商在公有云領域開展了廣泛的合作,在生態建設方面積累了很多成功的經驗。


獨行快、眾行遠


總而言之,云是聯接、云是服務、云是變革、云是信任、云也是生態,云是一個大時代。我們總是過分高估云時代將對我們生活造成的短期沖擊,而往往低估其長期的 影響。很多人總是擔心自己一夜之間會失去所有的競爭力,從而被時代淘汰。我想說,在云時代到來的時候,我們要勇敢試錯,要與合作伙伴一起試錯、一起成長。


其實,慢慢來,也很快。獨行快,眾行遠。在這個云時代,走得遠比走得快更重要。在云時代,華為愿意敞開胸懷,和所有的合作伙伴共同成長。